<mark id="fvpz5"></mark>

<noframes id="fvpz5">

<ins id="fvpz5"><dl id="fvpz5"><progress id="fvpz5"></progress></dl></ins>

    <menuitem id="fvpz5"><cite id="fvpz5"></cite></menuitem>

搶菜販生計的互聯網公司,涼了

創投圈
2022
08/12
19:41
分享
評論

 

7 月 28 日,每日優鮮上演了一出狗血大戲。召集員工開了 20 分鐘線上會議后,高層和 HR 集體消失,部門 " 原地解散 "。

許多員工還沒來得及開離職證明,供應商也還沒拿到訂單付款,打開 APP 準備買菜的用戶正奇怪無法正常下單,每日優鮮就以讓人傻眼的方式悄然發生巨變。

打著 " 守望生鮮未來 " 的名號,最終落得個欠債欠薪的結局,互聯網賣菜,難道注定活不下去嗎?

雪崩,早有前兆

許多人預料到了每日優鮮的結局,但沒想到結局會來得這么快。

在生鮮電商扎堆上市的 2021 年,每日優鮮成功拿下 " 生鮮電商第一股 ",比它的老對手叮咚買菜早了四天。

這次上市,氛圍并不熱烈,甚至首日開盤即破發,當日收盤后,每日優鮮股價下跌 25.69%,市值蒸發了 7.86 億美元。

自那天起,每日優鮮的股價就開始 " 跌跌不休 ",從上市時的每股 13 美元,跌至 2022 年 7 月的不到 0.1 美元,市值跌去了 99%。

不但股價暴跌,每日優鮮還因未及時提交財報、股價低于上市標準而兩次收到 " 退市警告 " [ 1 ] 。二級市場的成績單,算是不及格了。

每日優鮮的負面新聞也越來越多。從 2022 年年初開始,陸續有供應商爆料被每日優鮮拖欠貨款和押金 [ 2 ] ;同年 5 月,每日優鮮還因拖欠供應商款項被強制執行 532 萬元 [ 3 ] 。

消費者自然也嗅到了異樣的氣息。

今年以來,網友們就沒少吐槽每日優鮮:菜品經常斷貨,水果種類明顯變少,會員權益也開始縮水,甚至有很多人打開 APP 才發現所在地區已經不能下單了—— 6 月 30 日到 7 月 2 日,每日優鮮 3 天內連續關閉 9 城業務 [ 4 ] 。

另一邊,大廈將塌的結局,也在公司內部默默傳開。

上市幾個月后,每日優鮮就開始多輪裁員,辦公區域不斷收縮;到今年,不但工資延遲發放,被裁員工的賠償金也一直拿不到手 [ 5 ] 。

但大家沒想到,公司會以一場緊急會議的方式完成這場草率的告別。

銳減的訂單、拖欠的賬款和遲遲不發的工資,都在暗示一件事:每日優鮮,已經虧得再也支撐不下去了。

從財報數據看,每日優鮮已經連續四年處于凈虧損狀態 [ 6 ] 。7 月 1 日每日優鮮官網公布的財報逾期申報通知顯示,2021 年預計虧損 37.37 - 37.67 億元,打破了成立以來的虧損記錄 [ 7 ] 。

而后知后覺的消費者們成了大冤種,給賬戶充值的錢不僅沒法購買任何商品,退款也遲遲退不下來。8 月 4 日被北京市消費者協會約談后,每日優鮮至今沒有還清消費者的錢 [ 8 ] 。

燒掉數億融資,每日優鮮虧在哪

壓垮每日優鮮的最后一根稻草,是未能到賬的 2 億救命錢。

7 月 14 日,每日優鮮官宣與山西東輝建立合作伙伴關系,并將拿到 2 億投資,而這筆錢直到 7 月 28 日仍未到賬 [ 9 ] 。

在此之前,每日優鮮沒少靠融資續命。

上市前,每日優鮮就拿到了 10 輪融資,股東包括騰訊、中金資本、聯想創投、高盛集團、老虎環球基金等國內外知名機構,青島國資聯合體還在 2020 年底投資了 20 億元 [ 10 ] 。

上百億投資打了水漂,每日優鮮的錢都賠在哪了?

很多人可能會想,會不會和其他電商一樣,都砸在了流量推廣上。

的確,每日優鮮在營銷上下了不少功夫,不少人就是被每日優鮮的賣菜文案所圈粉:

" 香甜蓋過當季新款香水。"

" 橙皮里都沁著加州陽光的甜味。"

再加上精心打造的宣傳視頻、新用戶享用的優惠福利等等,營銷和銷售費用在每日優鮮運營成本中占比不小,直到 2020 年還占到 1/5 [ 6 ] 。

但最燒錢的不是推銷,而是 " 履約費用 "。這是電商領域常常提到的一個術語,指的是履行訂單所產生的人力、物流、包材、租金等成本。

根據招股書數據,從 2018 年到 2020 年,每日優鮮的履約費用分別為 12.39 億元、18.33 億元、15.77 億元,始終是運營成本的最大支出,并分別占公司當期營業收入的 34.9%、30.5%、25.7% [ 6 ] 。

對消費者而言,手機下單、門口取貨就完成了一次購買的全部操作,但在貨物送達之前,這筆訂單的 " 履行 " 還要經歷許多關卡。

人們之所以能享受每日優鮮 30 分鐘 " 極速達 " 服務,離不開分布在社區周邊的 " 前置倉 "。比起傳統生鮮電商將倉庫建在城市郊區,前置倉離居民區更近,因此送得也更快。

從 2015 年到 2017 年,每日優鮮 " 極速達 " 服務平均送達時間從 2 小時減半為 1 小時 [ 7 ] ,到 2021 年三季度,已經加快到了 36 分鐘 [ 11 ] 。

然而," 極速達 " 的消費體驗有多好,每日優鮮肩上的擔子就有多沉。作為一種重資產模式,前置倉不僅有租金成本,運營、設備、員工等方面的支出也都少不了。

2018 到 2020 年,每日優鮮大部分的履約費用都花在了前置倉,產品交付和倉庫運營就占六成左右,其次為前置倉和質量控制中心的租金 [ 6 ] 。

每日優鮮早就感受到了前置倉的沉重壓力,2019 年,它在全國范圍內前置倉數量高達 1500 個。到了 2021 年一季度,前置倉僅剩下 631 個,砍掉了一大半 [ 6 ] 。

賣菜生意,想賺錢到底有多難

事實上,陷在虧損困境里的生鮮電商,遠不止每日優鮮一家。

根據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 2019 年的統計,國內生鮮電商領域大約有 4000 家企業,其中 88% 陷入虧損,最終只有 1% 實現盈利 [ 12 ] 。

同程生活宣布破產、呆蘿卜重整失敗、寶能生鮮多城關閉、十薈團陷入裁員關閉危機 …… 據不完全統計,已有至少 10 家生鮮電商在裁員、停業、倒閉的潮流中退出了賽道。

這些倒下的平臺,不僅有前置倉玩家。事實上,生鮮電商為了滿足大家買菜的需求,已經演化出了各種玩法。

比如有些生鮮電商走 " 店倉一體 " 模式,門店既可以供客人當場選購新鮮蔬菜,同時又是倉庫,承擔起儲物配貨的功能,在客人需要時送貨上門。

還有許多人居家隔離時體驗過的 " 社區團購 ",人們可在團長組織下購物,和鄰居們一同體驗組團薅羊毛的感覺,最后供應商統一將貨品配送到小區。

然而,這么多細分的運營模式,都沒有徹底走出虧損魔咒。

像生鮮巨頭叮咚買菜近三年的累計虧損也達到了 115 億元以上,最近還被爆出關閉多地前置倉,并暫停了天津、廊坊、中山等多地業務 [ 13 ] 。

阿里巴巴輸血式培養的盒馬,日子也不好過,去年年底從阿里事業群中 " 獨立 " 后,也不得不直面虧損壓力 [ 14 ] 。

明明生鮮是剛需品,大城市社畜也有生鮮到家的需求,生鮮電商為什么做不下去呢?

與其說商家們能力不足,不如說生鮮賽道本身就是地獄級難度。

從上游的采購,到中游的運輸,再到下游的分揀、配送,每一環的成本都不低,每一環都在被抽走毛利,留給生鮮電商的微乎其微。

而且生鮮還有易損耗的特點,必須冷鏈運輸和儲存。要知道一輛冷藏車價格是普通廂式車的 3 到 5 倍,冷藏庫的電耗平均會使倉儲費增加 20% [ 15 ] 。

更重要的是,買菜的渠道,實在是太多了。

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22 年,大中型商超仍是人們購買生鮮最主要的渠道,占比 70.6%;而新興的電商平臺、社區團購分別占比 62.7% 與 48.1% [ 16 ] 。

就算沒了生鮮電商,還有線上超市,甚至下樓去趟菜市場也不是什么難事。

更何況,如今不少傳統商超都開始推出配送服務,生鮮電商要找到真正不可被替代的優勢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在那之前,超市和菜市場仍然是生鮮電商強力的競爭對手——畢竟,家里負責買菜的,往往不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年輕人,而是為了幾顆西紅柿也要翻來覆去挑幾個攤的長輩。

來源:網易數讀

THE END
廣告、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
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;旨在傳遞信息,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。

相關熱點

相關推薦

1
3
教练又粗又大含不进去
<mark id="fvpz5"></mark>

<noframes id="fvpz5">

<ins id="fvpz5"><dl id="fvpz5"><progress id="fvpz5"></progress></dl></ins>

    <menuitem id="fvpz5"><cite id="fvpz5"></cite></menuitem>